裝機小說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古代言情 > 嫡女難為
主角叫半夏月北翼青黛的小說是什么 嫡女難為全文免費閱讀

嫡女難為鬼月幽靈

主角:半夏月北翼青黛
主角叫半夏月北翼青黛的小說是《嫡女難為》,是作者鬼月幽靈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藥侯嫡女半夏,被姐姐跟心愛的太子哥哥謀害至死。再次醒來,重生到回都京的前幾天。她帶著上輩子的記憶,撕開姐姐的美人皮,揭穿繼母的假菩薩面。都京傳言說她鄉下土包子,她比誰都潮流,說她是個村姑,她比誰都優雅。說她不識字,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說她傻,好吧扮豬吃老虎可懂?鄙夷她,不屑她,哎!討厭的公子哥一個個撲過來,非要跟她生猴子。某太子,一臉的醋意:“說,你跟小將軍消失一夜去哪了?”半夏無語:“跟你有關系?”“本殿是你的未婚夫。”“我有承認?”某太子黑沉著一張臉,只蹦出幾個字。“舍不得殺你,卻能滅他。”半夏氣急吼道:“月北翼別忘了咱倆是仇人。”太子翼:“……”仇人?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2-22 14:21:24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剛剛走出房間,陽光刺眼讓她晃了神。

這重活一事,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樣漫長,又恍如昨夜那樣的短暫。

無論是夢境還是真實,她都要那些欺凌殘害她的人下地獄。

正廳,繼母正在跟鄉下的幾個堂叔堂嬸說話。

這藥家在這一方的小地方算是頂頂有名的大戶,誰不知道這藥家在京都有個侯門堂兄,所以在這一方稱霸無人敢惹。

所以,半夏雖然從小沒有父母在身邊陪著,可也沒人敢欺負半分。

走進正廳,就聽見繼母那一副菩薩口氣。

“哎!我呀最是心疼這小女兒,從小就沒了母親照拂又被養在這鄉下十多年不能見父真是可憐啊!”

“誰說不是呢,當年算命先生說了半夏命中帶克,克父克母,當初堂兄不信可半夏親母走后也由不得堂兄不信,只能把半夏送在這小地方寄養。”

堂叔母說話之時,…特意看了一下半夏繼母金氏的表情。

發現她臉上并沒有什么,才繼續道:“好在,算命先生說了等到半夏及笄就災滿轉福,這不時間到了您也來接她了不是。”

金氏雖然四十出頭,但是保養極好,看起來就像三十多歲的貴夫人。

她端起茶杯,輕輕珉了一口茶水,掩蓋住眼眸中的那摸不屑。

放下茶杯,眼睛恢復自然,依舊一副菩薩做派道:“誰說不是,這孩子命苦,以后我這做母親的可得好好疼她。”

聽到金氏這句話,堂叔母算是放心了。

這半夏雖然不是她的女兒,可自幼養在她身邊,她生的都是兒子又沒個女兒,自然拿半夏當親閨女疼。

都說鄉下女子粗俗,可堂叔母從來不會將半夏當鄉下女兒來養。

該有的規矩,琴棋書畫,詩歌賦半夏是樣樣不落。

這也是金氏恨的咬牙切齒的地方,本來以為在鄉下能將半夏養的跟鄉下的村姑無二樣。

可每年前來探望,都發現她越發的出色。

偏偏每一年的陷害,她都能逢兇化吉。

因為意外出的多了,這堂叔母就有了防范,天天讓人寸步不離的跟著,讓惡人找不到任何下手的機會。

半夏走進,掩飾住眼底的仇恨。

上前規規矩矩的行了個禮:“母親,女兒落水發熱讓母親擔心了,是女兒之過。”

金氏看到半夏的那一瞬間,眼眸中帶著一抹失望,跟討厭。

不過她掩飾的極好,趕緊擠出兩滴淚,裝模作樣道:“半夏,你終于醒了,身體還有沒有哪里不舒服,你可是把母親心疼壞了。”

金氏裝模作樣的去拉半夏,被半夏不可察覺的給躲開。

轉而看向堂叔母道:“堂叔母,都是半夏不好,你們千萬不要責罰姐姐,我相信姐姐不是故意的。”

這突然轉變的話風,讓所有人都愣住。

半夏記得,前世同樣的場景,她被繼母那兩滴假意的淚滴給迷惑,依偎著金氏上演母女情深的情節。

可想而知,當初看著一切的堂叔母得有多么心酸,自己如珠如寶疼大的孩子,跟一個才來沒兩天的母親好的要命,心里不難受才怪。

金氏整個人都僵硬住,怎么都沒有想到半夏會這么說。

她雖然跟半夏接觸的時間少,但至少每年都會前來探望,對她的脾氣摸得一清二楚。

向來耳根子軟,善良無知,又軟弱無能的她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。

“半夏,這跟你姐姐有什么關系,不要亂說。”

反應過來的金氏,趕緊給半夏使了個眼色,讓半夏不要亂說。

半夏立刻一副被人恐嚇嚇到的模樣,小心翼翼的站在堂叔母的身邊不敢再吭聲。

大堂叔看出端倪,放下茶杯臉色不那么好看。

其他幾個年紀略小的堂叔,堂嬸同樣臉色不太好。

正廳里的氣氛瞬間尷尬極了,這讓金氏恨不得撕碎了半夏。

這個半夏,故意做出這副樣子,就好像自己一直壓迫她,所以她懼怕自己一樣。

大堂叔母,看了一眼金氏,發現她臉色不太好還有什么是不明白的。

于是拉著半夏的手,問:“說說,難道不是你自己掉下池塘的么?”

半夏一副恐懼的模樣看著金氏,想說又怕說的模樣讓人心疼。

這會大堂叔直接站起來開口道:“半夏,你說實話,有大堂叔給你做主別怕。”

半夏這才道:“是半夏的錯,半夏不該帶著姐姐去池塘邊,可能姐姐也是不小心……”

說到這里,半夏故意停頓,然后看向金氏的表情。

金氏即使偽裝的很好,此刻怕臉色也不太好看。

“夠了,別說了,既然知道自己不對以后像池塘邊這種危險的地方別去了。”

話鋒一轉,金氏將所有責任都推給半夏。

古代,這女子的名聲多么重要,所以她絕對不允許半夏說出任何對青黛不利的話。

半夏就知道如此,果然,前世的好都是捧殺啊!

自己只是一點點不依著她,本性就暴露了,自己上輩子真是可笑會相信這對蛇蝎母女。

她立刻委屈巴巴的流出一滴眼淚,有話憋著不敢再說的模樣。

堂叔看到這情況,頓時氣的要命。

半夏在自己家里尚且如此受氣,那去了都京還不知道怎么被欺負。

“半夏,你失足落水給人留下癡傻的形象,這可是會影響到家里姐妹說親,你說說你怎么就那么不小心。”

堂叔雖然表面是責怪自己,實際上,是給自己找了一個說出真相的臺階。

這臺階找的好,用女子形象說事,讓金氏找不到半點錯處。

“堂叔,誰說我是失足落水的,是青黛姐姐不小心推我下去的。”

一句話讓正廳里的人都鴉雀無聲,一句青黛姐姐不小心推下去了。

那句不小心,依舊是維護,妹妹差點被害死還要維護這個害她的姐姐,這品行讓人挑不出錯。

金氏頓時怒了:“半夏,飯可以亂吃,這話可不能亂講身為妹妹損壞姐姐的形像可是淑女所為?”

撲通一聲,半夏跪下。

眼淚立馬流出,委屈道:“母親,是女兒不對,女兒不該說的,就算女兒死了也不該說的。”

這句話,再次將金氏推上風口浪尖。

這是什么母親,女兒被人差點害死,還不讓說出實話真是惡毒。

小說《嫡女難為》 繼母金氏 試讀結束。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金融投资工具是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