裝機小說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男生頻道 > 穿越重生 > 這是一個看臉的世界沈浪
這是一個看臉的世界沈浪免費閱讀 沈浪徐芊芊小說全文在線閱讀

這是一個看臉的世界沈浪沉默的糕點

主角:沈浪徐芊芊
熱門小說《這是一個看臉的世界沈浪》是沉默的糕點所編寫的穿越風格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沈浪徐芊芊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穿越異世成為財主家的小白臉贅婿,因太廢物被趕出來。于是他發奮圖強,找一個更有權有勢絕美高貴的豪門千金做了上門女婿。 練武是不可能練武的,這輩子都不可能練武,只能靠吃軟飯才能維持生活! 我要把老婆培養成天下第一高手,誰敢惹我就讓我娘子打死你!...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2-19 18:00:35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此時,沈浪還沒有出來。

但是徐家染出來的金黃色和紫色絲綢已經放在桌面上。

此時,整個大廳點燃了幾十根蠟燭,亮如白晝。

之前沈浪染出來的金黃色絲綢也擺在了旁邊。

如果單獨看還很難分出高下。

但在高光下兩塊絲綢細細比較,還是可以分辨出徐家染出的金黃色絲綢比沈浪那塊更加華麗,更加純粹。

這是很正常的,徐家更加專業,物力更豐富,經驗也更老道,所以得到沈浪的配方后,完全可以制造出更優秀的黃色染料。

但所有人的注意力在徐家的這塊紫色絲綢上,在無數燭火的映襯下它顯得尤為亮眼。

徐家最出色的染色工匠躬身道:“老爺,小姐,這就是我們的紫色新染料。不再是用藍色和紅色混合而成,是從一種紫草中提煉出來的,我們精益求精所以沒有投放上市,但染色效果比起之前好上了太多太多了。”

徐家主,林默等人紛紛對著燭火看這紫色的絲綢。

果然生動了許多啊,和之前的紫色染料完全有了質的飛躍。

不但顏色純凈度高出了許多,而且鮮艷了不止一個級別,真是極其優秀的紫色新染料啊,徐家又要大發一筆橫財了。

這才是徐芊芊的底氣,要穩贏沈浪的底氣。

那位年輕的主簿大人將絲綢那在手中細看,也不得不承認這種全新的紫色確實非常優秀。他雖然不是貴族,但也是出身名門,尤其偏愛紫色錦緞,對這方面是非常有鑒賞能力的。

徐芊芊道:“許工匠,關于金黃色新染料的事情,你和幾位大人說一說。”

那位徐家最出色的染色工匠道:“啟稟諸位大人,小人家里世世代代干的染料活計,小人也從小愛鉆研。尤其黃顏色是專供國君的,所以小人把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在了黃顏色和紫色上,我實驗過了上百種原料,而槐米就是其中一樣,這里有小人的原始記錄本為證。”

說罷,他交上來了一個冊子。

這位負責玄武城刑獄的主簿大人接過來翻看一看,里面果然密密麻麻記錄著各種嘗試配方,其中就有槐米。而且看這字跡已經有些時日了,不是作假。

這個染色工匠道:“這沈浪以前是徐家的姑爺,不過因為智力低下被人瞧不起,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他竟然來我的染房溜達,我用槐米做新染料實驗的時候,被他瞧見了。”

他并沒有完全說謊,他確實用過槐米做黃色染料的實驗,但他不知道往里面加入明礬提亮,這是最關鍵的一步,缺失了當然不成。而且因為工序的原因,使得他用槐米提煉出來的顏色并不是出類拔萃,所以他的槐米配方算是失敗了。

之前的沈浪經常去染房溜達,喜歡看這些花花綠綠的東西也是真的。

正是基于以上的原因,徐家主和徐芊芊才有絕對的自信,這個金黃色染料配方不是沈浪自己研究的出來的。

這二人對沈浪的能力實在是太了解了,一個低能兒,真的什么都不會的廢物。

徐家主道:“諸位大人,此時人證物證俱在,可以抓人了吧。”

他雖然說的是諸位大人,但是眼睛卻直接盯著那位年輕的主簿大人,如果不是這個愣頭青多事,沈浪早就抓起來了。

那個年輕的主簿大人看著這本冊子,又看了手中全新紫色染料的絲綢,也不由得點了點頭。

“看來確實如此了。”他淡淡道。

“來人,去將里面的沈浪抓來。”徐家主喝道。

然后不等官差出手,徐家的武士越俎代庖直接沖了進去。

而在這個時候,后院的門被推開,沈浪走了出來。

徐家主寒聲道:“沈浪,現在人證物證俱在,你等著進大牢吧!”

沈浪頓時望向了那個年輕的官員。

主簿大人淡淡道:“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你偷竊。”

沈浪先望向徐家提供的金黃色絲綢,果然明艷出色啊。

這點他毫不意外,得到了沈浪配方的徐家,本就應該做得比他更好。

沈浪道:“這就是你徐家用盡全力做出的金黃色染料嗎?”

徐家主道:“對,是不是比你的更加出色華麗呢?”

沈浪道:“是比我之前染出來的那塊更出色,但是我說過了,我對配方有保留,那和我剛剛染出來的這塊絲綢比比看呢?”

沈浪拿出了他剛剛染出來的金黃色絲綢,二十一世紀改良配方。

所有人目光湊了上來。

徐芊芊眼睛一縮,她一眼就判斷出,沈浪剛染出來的金黃色絲綢贏了,比徐家的好了連一成半左右。

怎么可能?!

沈浪真的制出了更好的金黃色染料?

這個提升的幅度雖然不大,在場的幾個官員甚至都分辨不大出來。但是徐芊芊和徐家的工匠一眼就看出了,沈浪剛染出來的黃色絲綢,更像是黃金,顯得更加華貴。

徐家主心中驚愕妒忌。

沒有想到沈浪真的還藏著掖著,竟然還有更高的金黃色配方。

不過,他不相信在場的官員能分辨出來。

于是,徐家主寒聲道:“我看也差不多啊,根本贏不了我家的金黃色絲綢。所以,你壓根不能證明配方不是從我家偷的。”

對于徐家主的**,沈浪早有預料。

所以,戰線不在金黃色,而在紫色上。

沈浪目光望向桌面的那塊紫色絲綢,這就是徐家的新紫色染料嗎?果然非常出色啊,比市面上所有的紫色絲綢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。

這色澤純凈度很高啊,而且非常明艷!

難怪徐芊芊有必勝的把握。

但是……

比起沈浪用石蕊地衣提煉的紫色染料還是有不小的差距。

紫草提煉的紫色染料還是太單調了,而且有一點點蒼白,沒有靈氣。

沈浪頓時笑道:“徐芊芊,眼前這塊絲綢的紫色,確實是你們徐家最高的水準了吧?絕對沒有藏私了吧!”

“沒有。”徐芊芊道:“沈浪,除非你制造的紫色染料比我家的更高明,否則你依舊是**的盜竊者,不但偷走了金黃色染料配方,還偷走了紫色染料新配方,真是家賊難防啊!”

沈浪二話不說,拿出了自己染出來的紫色絲綢,擺在所有人的面前!

瞬間,徐家主和林默眼睛猛地大亮。二人先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,然后是無比貪婪的目光。

任何東西最怕的就是比較。

之前單單看徐家的紫色絲綢覺得還不錯,但此時和沈浪染出來的紫色絲綢比起來,差距完全清晰可見。

徐家染出來的絲綢雖然已經紫得非常純粹了,但太單薄,看上去廉價而且艷俗。

然而沈浪這片絲綢染出來的紫色,深邃靈動,完全不在一個級別上。

根本不需要人判定輸贏了,完全一眼就能立判高下。

沈浪冷笑道:“徐家主,徐芊芊,我這新的紫色染料該不會又是偷你們家的吧?”

徐家主和徐芊芊不由得互相對視一眼,內心無比驚訝。

這怎么回事?

沈浪在她家入贅幾個月,她最了解不過啊,智力低下,不學無術,完全是一個廢物啊,什么都不懂啊。

怎么此時竟然研制出了兩種如此出色的染料?

金黃色和紫色,這兩個巔峰之色,足夠顛覆整個市場,足夠引起染料工藝的革命啊。

這真的不合理啊,沈浪蠢笨如豬的人,怎么可能會懂這些?

徐芊芊的想法原本是對的,但她完全沒有想到之前那個愚蠢的沈浪已經死了,眼前這個沈浪是穿越過來的地球人靈魂。

沈浪冷笑道:“莫非是這塊紫色絲綢贏得還不夠明顯?那這一塊呢?”

緊接著,他拿出來的殺手锏,彩虹絲綢!

在亮如白晝的無數燭火之下,這彩虹絲綢美輪美奐,驚艷絕倫。

所有人完全倒吸一口氣涼氣!

這怎么可能?

太華美了,太靈氣了啊。

多姿多彩,卻沒有絲毫艷俗,關鍵顏色的過度竟是如此自然。

如果說之前沈浪拿出的紫色絲綢是大勝,那這個全新的彩虹染色絲綢,則完全是碾壓了,將徐家的那片紫色絲綢襯托得俗不可耐,不堪入目。

沈浪笑著問道:“徐家主,徐芊芊,我這彩虹絲綢的新染料配方,難道也是從徐家偷的不成?我早就說了,在染色工藝上,我一人足夠碾壓你們整個徐家,還說我偷你家的配方,真是可笑可恥!”

空氣中仿佛傳來了啪啪啪的打臉聲。

徐家主和徐芊芊驚詫地望著沈浪?

對于這個贅婿,難道她們錯過了什么嗎?

他既然如此精通于染料技藝,為何徐芊芊完全不知?

這種染料技藝對于別家來說或許用處不大,但對于徐家來說就太有用了,完全能夠讓徐家的生意再上一層樓啊。

在古代其實絲綢都差不多的,關鍵就在于染色。

一旦顏色技藝遠勝競爭對手,就可以讓絲綢和布匹生意立于不敗之地啊。

沈浪朝著那位年輕官員道:“主簿大人,請您主持公道。”

這位年輕的主簿望向徐家主一眼道:“請您確認一下,這紫色染料和彩虹絲綢染料是不是沈浪從徐家偷的啊?”

頓時,徐家主臉色一陣抽搐。

這個年輕主簿真是一個愣頭青啊,離開城主府的時候,難道他的上官還暗示得不明顯嗎?

徐芊芊的未婚夫可是郡守大人的兒子,你得罪張家難道不要前途了嗎?

徐家主心中怨毒瞥了這位年輕主簿一眼,真的起了將他趕走罷職的念頭。

不過那也是需要幕后操作的,至少需要郡守大人動手,而且表面上他一個商人不能對一個主簿無禮。

“不是!”徐家主寒聲道。

年輕的主簿望向徐芊芊道:“徐小姐,你說呢?這紫色染料和彩虹色染料配方,是不是沈浪從你家偷的呢?”

徐芊芊美眸一縮,她看出來了,這位年輕的主簿不僅僅是愣頭青啊,他在內心敵視徐家啊。

徐家難道和他有什么過節?又或者張晉和他有過節?

這位年輕主簿有什么膽子敢和郡守大人的姻親做對?

“不是。”徐芊芊淡然道。

“既然不是,那沈浪就是冤枉的了。”年輕的主簿大人道:“徐家主,徐小姐,兩位給沈浪賠禮道歉吧!”

徐家主頓時要氣炸了,冷哼一聲,猛地一甩袖子直接離去了。

徐芊芊臉色變幻幾下后,朝著沈浪微微一福道:“抱歉了,因為之前的一些誤會,所以冤枉了你,告辭!”

然后,她曼妙優美的身姿也款款離去。

她已經決定了,回去之后立刻讓張晉報復這位年輕的主簿,玄武城內絕對不允許有敵視徐家的官員存在。

待徐芊芊走后。

沈浪朝著這個年輕的主簿拱手行禮道:“多謝主簿大人,好久不見,別來無恙!兄臺近年可好?玄武伯爵府的金小姐可安好?”

小說《這是一個看臉的世界沈浪》 第13章:打臉前妻,賠禮道歉!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金融投资工具是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