裝機小說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男生頻道 > 武俠仙俠 > 絕世修仙
《絕世修仙》最新章節 絕世修仙段塵風段晴空全文閱讀

絕世修仙落情淚

主角:段塵風段晴空
新書推薦,《絕世修仙》是落情淚所編寫的玄幻仙俠風格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段塵風段晴空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“血殺問世,腥風即起” “絕世出鞘,翻天覆地” 父母雙亡,一個十二歲的孩子,在這個陌生的修真世界里,又該何去何從,愛恨情仇,生死離別,他最不能放下的是什么? 是報仇? 是擁有強大的力量? 抑或,是那虛無縹緲的情愫?...
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20-02-15 15:23:27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在神州大陸的修真世界里,武器大概分為兩種,一種是凡間修煉出來的法器,另一中就是仙人留在人間的仙器,還有一種就是神器。仙器在神州大陸上幾乎沒出現過多少,更別說是神器了。三種法器其實也很好區分,在使用者注入法力的時候,法器會出現三色的光彩,仙器會出現五色的光彩,而神器則會出現七色的光彩。許文天之所以說紫云佩是一個神器,是因為三百年曾經有人使用紫云佩戰斗過,當時紫云佩是第一次以七彩的光芒出現在世間,也是神州大陸唯一出現的一個神器。那場大戰以后,持有紫云佩的主人受了重傷,借用神器的強大的力量逃走,紫云佩也在那場大戰后消失不見,事后很多人去尋覓神器的下落,但是都無獲而終,紫云佩也至今都沒有在神州大陸上出現過。

鞭炮的聲音回蕩在段塵風的耳邊,又是新的一年的開始,天已經黑了下來,黑夜即將籠罩著這個世界。今年的新年注定是一個不同的日子,也許自己的一生也將這么改變。

這個時候,許晚晴拉著段塵風的手,說道:“走吧!塵風哥哥,要吃飯了。”

“恩!”段塵風微微一笑,跟著晚晴來到了餐廳。

年夜飯對于平常百姓的家來說,興許是一個特別的節日,平時舍不得吃的食物,在過年的時候都能吃到,可是對于許文天這樣的世家來說,除了放煙花,祭先祖,幾乎和平日沒有太大的區別。

年夜飯吃完了以后,許文天一家和段塵風便來到小院,仆人拿來了煙火,許文天讓女兒和段塵風站到一邊,而后點然了一根,片刻煙花燃燒起來,直射天際,在空中綻放出絢麗的光彩。

“哇,好漂亮。”許晚晴看著天空,期待的說道:“爹,可以讓我們自己玩嗎?”

“你還小,明年在說吧!”許文天想著說道。

“不嘛!我就要玩!”許晚晴撒嬌道。

“不行,聽話。”文天嚴厲的說道。

“哦。”許晚晴聽見許文天這么一說,果然沒有再說什么,低著頭,坐在旁邊的凳子上,可見許晚晴還是很聽自己父親的話。

就在這時,一個玉佩劃過空氣,向許文天飛射過來,許文天一招手接過玉佩。片刻他把玉佩放入懷中,對段塵風凝重的說道:“你先和晴兒在這里玩,哪都別去,我有點事,等會來找你們。”說著對旁邊的袁欣道:“欣兒,我們走。”

“終于走了。”許晚晴見父母走后,開心的說道:“塵風哥哥,現在他們都走了,我們玩吧!”

“好啊!”段塵風和許晚晴開始玩起了煙火,他們不僅把許文天拿來的的玩光了,就連自己的買了一些也玩了大半,只剩下幾個許晚晴說明天再玩。

在段塵風和許晚晴歡聲笑語中,午夜的鐘聲敲響了,代表新的一年正式開始,許晚晴和段塵風坐在長凳上,喃喃的說著話,他們忘記了一切,甚至忘記了許文天和袁欣去了那么久都沒有回來找他們。

許晚晴有些疲倦的靠著段塵風的身上,迷醉的說道:“塵風哥哥,今天我真的好開心。”

段塵風情不自禁的拉著許晚晴的手說道:“我也是。”

“以后每年的今天你都陪晴兒放煙火好嗎。”晴兒看著段塵風認真的說道。

段塵風重重點點頭,說道:“好,我們以后每年都在一起。

“謝謝你,塵風哥哥。“說著,許晚晴在段塵風的臉蛋上輕快的吻了一下,而后依偎在段塵風的懷里,甜蜜的笑著,很幸福,很幸福的那種。

段塵風撫摩著臉蛋,笑了。

兩個人靜靜地依偎著,沒有打擾,任憑時光慢慢的消逝,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。

“晴兒。”不知道什么時候,袁欣站在他們的身后,輕聲的叫道。

許晚晴回過頭,當她看清楚是自己的母親以后,跑過去開心的說道:“娘,今天塵風哥哥陪我玩的好開心。”

“開心就好。”袁欣把女兒摟在懷里,而后對段塵風說道:“風兒,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!”她說話的聲音帶著一絲莫名的蒼涼,恍若永訣,說完還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轉身離開。這個時候許晚晴也回頭和段塵風招招手,說道:“晚安。”

段塵風總感覺剛才的袁欣怪怪的,至于哪里怪又說不上來,也累了一天了,索性搖搖頭回到自己的別院。來到別院,依舊像往常一樣關上院門,剛走幾步,突然一股強大的壓力從上方而來,壓的他喘不過氣來,段塵風畢竟也是一個修真者,這樣的情況他已經明白,自己被偷襲了。

袁欣帶著自己的女兒來到房間,許晚晴看見一個蒙面人挾持著自己的父親,吃驚的說道:“你是誰,快放開我父親。”

蒙面人沒有理會許晚晴,對袁欣說道:“事情辦的怎么樣了。”

袁欣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,有些內疚的說道:“他已經回院子里了,你應該遵守自己的諾言了吧!”

“好!”蒙面人笑道:“再等一會兒,事成之后,我立刻放了他。”

段塵風快速的滾到旁邊的草叢中,問道:“你是誰,為什么要偷襲我?”

黑衣人沒有理會段塵風的話,接著就是一掌撲面而來,段塵風知道自己不敵對方,轉身準備逃走,身子一躍,向墻上飛去,半空中,又是一掌快速而來,段塵風來不及躲閃,正中胸口,一股鮮血從口中噴出,落在身下的草地上,而后暈了過去。下面的黑衣人把段塵風抱在懷里,對落地的黑衣人點點頭,對著天空放了一道煙花,煙花和平時的不一樣,很亮也很響,響徹了整個天空。

房間里,蒙面人聽見信號以后,放開許文天,瞬間打開門,消失在夜空中。袁欣放下女兒,擔憂的跑到丈夫的身邊,問道:“文天,你沒事吧!”

許文天搖搖頭,說道:“我沒事,走,我們去看塵風怎么樣了。”

等三人來到段塵風別院的時候,哪還有人,許文天看見旁邊的草地上一些血跡,內疚的說道:“恐怕塵風已經……”下面的話他沒有說出來,但是袁欣已經明白了。

“他們是什么人,為什么要殺塵風。”袁欣有些傷感的說道。

許晚晴一聽剛才的的人是殺塵風的,情緒失控的問道:“爹,娘,你是說塵風哥哥已經……”說到這里,她的淚水已經流溢而出,一滴滴滑落在土地上。

許文天點點頭,覺得也沒有必要對自己的女兒隱瞞什么,說道:“是,他們好象是沖著紫云佩來的。”說到這里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對許晚晴說道:“晴兒,你塵風哥哥是不是有一塊玉佩。”

許晚晴含著淚,悲痛的說道:“是,他是有一快紫色的玉佩。”

話如同晴天霹靂一般在許文天的腦海中回蕩,半晌,他才從嘴里說出幾個字:“恐怕塵風真的兇多吉少了。”剛才那些人是為了紫云佩而來,他也知道紫云佩的重要性,既然已經確定紫云佩在段塵風的身上,他們一定會在拿到紫云佩以后殺人滅口的。

“娘!”許晚晴倒在袁的懷里痛哭了起來,一個對自己這么好的男孩就這么快的離開自己,心隱隱做痛。雖然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不長,但是她明白塵風哥哥是為了她才惹上殺身之禍的,她的心里除了內疚還是內疚。

段塵風緩緩的睜開雙眼,發現自己已經被捆綁著,身體根本無法動彈,無論自己怎么用力,繩索都不會斷裂,反而越繃越緊,于是靜靜的坐著,等待著即將發生的事。這個時候,他聽見浪花敲打船身的聲音,有點吃驚。昨天晚上的一幕幕在腦海中再次浮現,他們要帶我去哪里,為什么不直接殺了我,還是他們需要在我身上得到什么。

就在段塵風胡思亂想的時候,一個人走進了船艙,他是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,相貌平凡,穿著修真之人獨有的道服,對段塵風笑了笑,說道:“餓了嗎?”

段塵風沒有回答他的話,問道:“你是誰?要帶我去哪里。”

他笑了笑,說道:“我是誰并不重要,至于要去哪里,你一會就知道了。”說完不再理會段塵風,走出了船艙。

又是半天過去了,段塵風感覺自己很餓,但是他仍然堅持著。現在正是下午時分,先前出現的那個人再次出現在船艙里面,手一伸,段塵風身上的繩索自動解開,放出五彩的光芒,轉瞬間鉆入他的身體里面。段塵風知道這東西是一件仙器,一件類似于捆仙索的仙器。

“走吧!”他對著段塵風淡淡的說道。

段塵風站起來,跟在他的后面,不明的問道:“去哪里?”

那人神秘的笑了笑:“出去你就知道了。”

段塵風跟在他的后面,走出了船艙,來到甲板,而后他看見一個小島,除了自己面前的地方可以著陸以外,其它的地方都是懸崖峭壁。他感覺這個島有點奇怪,已經是入凍的季節,本不應該有茂盛的植物,但是島上的植物依然葳蕤而生,還不時傳來陰森的感覺,讓人毛骨悚然。

那人走下了甲板,走到島的邊緣,段塵風也跟著走了過去,但是他忍不住問道:“這里是哪里。”

那人笑了笑,好象根本不怕段塵風可以從他的身邊跑了一樣,說道:“這里是哪?你看旁邊的石碑就行了。”

段塵風順著他的視線望去,是一快巨大的石碑,石碑上只有三個血紅的大字———鎖命島。

段塵風還是不明白這三個字是什么意思,鎖命島?為什么自己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地方呢!雖然他不明白這個島有什么古怪,但是光憑這島的名字,他就感覺自己是沒有希望活著離開了,于是喟息道:“你帶我來這里做什么。”

那人說道:“沒什么,我家主人讓你把一樣東西交給他,如果你肯交的話,我就放了你一命,如果你不愿意的話,就讓你留著這個島上,你可要想清楚,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。”

“什么東西?”段塵風感覺自己起碼還有活的希望,于是問道。

“紫云佩。”他澹然的從嘴里說出了三個字。

段塵風聽見這三個字的時候,先是一驚,而后凝重的說道:“我沒有你們要的東西。”

“是嗎?我們得到情報,紫云佩就在你的身上,為什么現在說沒有了呢!”接著他指著旁邊的石碑繼續說道:“你看到石碑了嗎?凡是從這里走過去的人,沒有一個可以活出來的,你可要想清楚了。”

段塵風聽見以后,想都沒想,說道:“好,我給你。”說著他手一伸,紫云佩從手心手浮現而出,深紫的光澤在陽光下閃閃發光,但是卻不帶有任何彩色的光芒。

那人看見紫云佩以后,得意的笑了笑:“這樣就對了,你也看到了,以你的能力,還不能正常的使用它,現在交給我,我就帶你離開這里,再把你安然無恙的送回你原來的地方,怎么樣?”

“好。”段塵風笑道:“玉佩給了你以后,你真的會放過我嗎?”

“那是當然!”那人說道。其實他心里早就有殺段塵風的準備,只是還沒拿到紫云佩,他也不好做什么舉動,以免讓段塵風產生懷疑。

段塵風緩緩的走向他,伸出手,看樣子要把紫云佩交給他,等待段塵風走到一半的時候,驀地轉身,一個凌空飛躍而起,踏過了那塊歷經滄桑的石碑,落在石碑以內的地面上。

那人對于段塵風這個措手不及的舉動嚇壞了,失聲道:“你做什么,快回來。”

段塵風笑道:“你回去告訴你家主人,就算我死也不會把紫云佩交給他。”說到這里,手凌空一轉,紫云佩消失在空氣中,接著,毫不猶豫的向島中心走去。

那人看見段塵風走進了鎖命島,內力瞬間布滿全身,向段塵風的方向追去,剛跨過石碑,一股濃重的陰森感覺迎面撲來,嚇的他退后了兩步。剛才對段塵風說的話,都是真的,凡是跨過這個石碑的人從來都沒有一個可以活者出來。這么陰森的感覺不是死一個兩個人就可以形成的,而是死去無數的冤魂經過常年的累積才會出現,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幽魂鬼魄。

這個時候段塵風已經走到叢林的深處,那人對著段塵風的背影憤憤的罵了一句,而后走上了船,揚帆而去。

段塵風這個時候想到了晚晴,想到那個整天陪在自己身邊的女孩,一時間忘卻了周邊發生的事情,陰森的感覺彌漫了整個空中,他不僅打了個寒戰,難道自己就這么死了嗎?難道真的無法從這么逃脫出去嗎?他不相信什么破命運,別人無法從這里活著出去,并不代表他無法從這么活著出去,他一定要改變歷史,改變這個世界。

段塵風抬起頭看了看天空,天已經慢慢的暗了下去,他知道過不了多久,天空就會完全被黑暗吞噬,現在自己怎么辦,是繼續往里面走,還是在這里坐一夜,等天亮以后再想辦法。考慮再三,段塵風還是決定在這里坐著,里面是什么樣子,自己還不是很清楚,萬一死在里面,或許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是夜,鬼魅呼嘯的聲音回蕩在整個島嶼中,像是孩兒的哭泣,又像是激情前的興奮,段塵風不禁抓住身上的衣服,顯然很是害怕,以前他還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存在,現在他相信了,因為他的眼前一米開外的地方就憑空出現了一個鬼魅。

那是一個透明得的靈體,全身穿著白色的長衫,發出幽幽的藍光,臉色蒼白,不知是男是女,長長的劉海從頭上披散開來,看上去有些猙獰。它看到段塵風以后,顯然是異常的興奮,長長的舌頭猥瑣的在嘴純上添了一下,而后伸出手,指甲瞬息爆長而出,等長到一寸左右時候停了下來,盯著眼前的段塵風看了又看。指甲上發出金屬般的光芒,任誰也看的出來,那東西給來一下的滋味一定不好受,段塵風更是看的心驚膽顫,兩腿微微發抖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段塵風看著它站了起來,有些害怕的問道。

它沒有說話,而是用行動證明了要對段塵風做什么,可見它也是一個懂禮貌的人,段塵風一問話,就給了段塵風一個完整的答案,看樣子是不忍心讓段塵風有等待的滋味。

它右手舉起,放在胸前,一個閃動,就來到段塵風身前,是那么近,甚至連對方的呼吸都都感覺的到,段塵風嚇壞了,踉蹌的退了兩步,顫抖的說道:“你不要過來,不要過來。”

對方沒有理會段塵風說的話,或者說它好像根本聽不見段塵風說的話一樣,一步步接近段塵風,近了,近了,只見它的手在空中一個翻轉,直接伸向段塵風的咽喉,后者無奈的閉上雙眼,等待著死亡的來臨。

父母的仇還沒有報,自己難道就這么死去,可是陰森的感覺越來越濃郁,無以復加的壓力從周遭而來,死亡是那么的接近,現實在那么的殘酷,這一瞬間他想到的又是什么,一滴眼淚從眼角悄然的滑落。

小說《絕世修仙》 第7章挾持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金融投资工具是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