裝機小說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資訊 >

大魏宮廷全文免費閱讀 趙弘潤趙元偲小說最新章節完整版

2020-02-21 16:32:41   編輯:淚冰清
  • 大魏宮廷 大魏宮廷

    趙弘潤趙元偲是小說名字叫《大魏宮廷》的主角,本小說的作者是賤宗首席弟子,這本小說的主要內容是:生作大魏皇子,愿當盛世閑王。志在偎紅倚翠犬馬聲色,胸懷家國百姓社稷安危。若兄賢,若弟明,爾為人王吾偷閑。若爾不能使國強,吾來登基做帝王!————弘潤《你不行我上》......

    賤宗首席弟子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穿越重生
    立即閱讀

《大魏宮廷》 小說介紹

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大魏宮廷》的小說,這本小說是作者賤宗首席弟子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類型的小說,站為大家提供了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在線閱讀地址,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。皇帝不好當,用現代的鐘點來說,大魏皇帝趙元偲每日四點多鐘就得起來,五點鐘(寅時)準時設早朝,之后用過早膳,就得趕到垂拱殿開始一天忙碌的勤政生涯。如此高強度的工作,使得歷來勤于政務的大魏天子歲數剛到中年...

《大魏宮廷》 第十一章:搗亂垂拱殿 免費試讀

皇帝不好當,用現代的鐘點來說,大魏皇帝趙元偲每日四點多鐘就得起來,五點鐘(寅時)準時設早朝,之后用過早膳,就得趕到垂拱殿開始一天忙碌的勤政生涯。

如此高強度的工作,使得歷來勤于政務的大魏天子歲數剛到中年身體就被拖垮了,比如當今大魏天子趙元偲。

早些年年輕時并無感覺,可如今嘛,趙元偲越來越感覺力不從心,因此,在每次早朝之后,若是其他的要事,趙元偲都會選擇在文德殿用早膳,為的就是能稍稍休息會,小憩片刻,以便養足精神應付一天的辛勤。

這期間寶貴的打盹時間,大概也就是一個時辰不到,因為在巳時之前,趙元偲必須趕到垂拱殿,為臣子們做出表率。

而那些參加早朝的殿臣們,他們一般也會在這個時候回自家府邸睡個回籠覺,然后也是在巳時之前趕到任職的府衙,開始處理事務。

而中書令何相敘、中書左丞藺玉陽與中書右丞虞子啟,這三位并非是需要參加早朝的殿臣,因此他們不需要早早起床離家。按照習慣,他們一般會在辰時左右入宮來到垂拱殿,在大魏天子趙元偲于文德殿小憩的時候,先處理一部分六部府衙呈上來的章折,將其中一些比較敏感的章折區分出來,擺到天子的龍案上,方便天子待會兒審閱。

然而今日在垂拱殿內,卻來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這位不速之客正是昨日與天子斗法小敗了一場的八皇子,趙弘潤。

『謠傳這位殿下每日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舍得離榻,可今日卻早早地來垂拱殿……莫非是來向陛下請罪的?唔……昨日陛下可是抓住了此子脈門,不容這位殿下不服軟。』

中書左丞藺玉陽偷偷瞧了一眼笑瞇瞇站在他身后的趙弘潤,也不敢細問,自顧自審批著章折。

一邊感慨姜還是老的辣,藺玉陽一邊提筆在章折上書寫起來。

就在這個時候,他忽聽身背后的趙弘潤咋呼一聲。

“啊——!!”

藺玉陽措不及防,嚇得渾身一哆嗦,手中的毛筆一抖,致使滴落的墨汁染黑了章折,格外刺眼。

“殿下,您……”

在藺玉陽不解的目光下,只見趙弘潤目視著桌上的章折,摸著光溜溜的下巴,一副老氣橫秋姿態地說道:“唔,判地好!此殺人搶掠、無惡不作的大盜,就應該繩之以法,判以重罪!”

『……』

藺玉陽張了張嘴,深深望了一眼這位八殿下,隨后再次將目光投向他正在批閱的章折上。

那只是一份來自工部的報表章折,說的是有官員向他們反應,前幾日因為風大的關系,宮內有座偏僻的殿閣外頂出現了損毀,因此工部及時派遣工匠加以補修,花費了幾十兩銀子。

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已。

『我太天真了……』

望著擺在面前的那份章折上那刺眼的一灘墨汁,藺玉陽欲哭無淚。

這一刻他終于明了,這位八殿下哪里是來向天子請罪的,分明就是來禍害他們中書省官員的。

可明白歸明白,他卻不好明說,因為可以肯定,這位八殿下既然存心來禍害他們,想必是經過深思熟慮的,輕易抓不到他痛腳。

不信?試試唄!

“殿下,您到垂拱殿來,這可真是破天荒的頭一回啊……”

藺玉陽不動聲色地將那份章折放在一旁,準備將那片墨跡晾干。

“是啊。”趙弘潤露出一副仿佛痛改前非的模樣,正色說道:“本殿下素來頑劣,想必幾位大人也有耳聞。昨日聽父皇一番訓斥,本殿下回到寢閣,徹夜難眠……”

『是因為陛下斷了您文昭閣的月俸,所以你才急地徹夜難眠吧?』

藺玉陽想笑又不敢笑,只好端起茶來,喝口水作為掩飾。

誰曾想茶杯里的茶水早已喝完了。

見此,藺玉陽正要叫垂拱殿內伺候的太監奉茶,卻不想趙弘潤也發現了,大聲喊道:“來人,給藺大人送茶水。”

話音剛落,就見趙弘潤的宗衛穆青笑嘻嘻地提著一只大銅壺走了進來,朝著藺玉陽的茶杯倒入了滾燙地幾乎還在沸騰的沸水。

“藺大人請用茶。”穆青臉上堆著笑,恭敬地說道。

“……”藺玉陽看看穆青,再看看同樣滿臉熱情笑容的趙弘潤,雙手小心地捧起那滾燙的茶杯,卻瞅著那沸水那么也難以入口。

僵持了片刻,藺玉陽搖搖頭將茶杯放下,看著趙弘潤苦笑道:“殿下您何苦來為難微臣等人呢?”

“大人看出來了?”趙弘潤故作驚訝的表情讓殿內三位大臣都啼笑皆非。

“穆青,給諸位大人上茶。”

趙弘潤揮揮手吩咐著宗衛穆青,隨即正色對何相敘、藺玉陽、虞子啟三位中書大臣說道:“三位大人,皆是我大魏肱骨之臣,本殿并不想與三位為難。此事,皆因父皇言而無信在先,摘我逍遙閣牌匾在后。本殿久居這深宮牢籠,內心甚是向往宮外的自由,若是三位大人能在父皇面前為本殿說幾句好話,本殿必定牢記三位大人的恩情。”說著,他鄭重其事地朝著三位中書大臣拱手拜了一下。

見此,何相敘、藺玉陽、虞子啟連忙離座,以避開趙弘潤的這一拜。

聽著趙弘潤條理分明的解釋,即便這三位大臣對于此子來垂拱殿搗亂心有不滿,此時煙消云散了。

自古大魏皇子苦,這是朝臣們眾所周知的事。

比如眼前這位八皇子趙弘潤,明明已年至十四,可幾乎從未經歷過什么有趣的童年。回想自己家族的侄兒,這個年紀的有那個不在玩樂?可大魏的皇子們呢?每日除了應付宮學就是面對高聳的宮墻,無聲嘆息。

深宮牢獄,名副其實。

“這事,不好辦吶,殿下。”藺玉陽苦笑道:“昨日你將陛下喜愛之物給糟蹋了,這個時候微臣等人即便為殿下求情,怕是也沒有絲毫成效。”

“那就說本殿的壞話。”趙弘潤眼珠一轉,給三位中書大臣出著主意:“你們就使勁在父皇面前說本殿的不是,最好說地父皇一氣之下將本殿逐出皇宮。”

『您以為陛下如此好蒙騙?』

三位中書大臣哭笑不得地看著趙弘潤,同時他們心中也有些好笑,因為其余的皇子每一個都恨不得討天子歡心,唯獨這個八殿下,實在是另類。

“總之這件事三位大人要是不幫忙,本殿就賴著不走了!”趙弘潤祭出了耍賴的絕招。

『您這是打算訛臣等么?』

藺玉陽又好氣又好笑。他心知肚明,這件事若不能使這位殿下如愿,此子絕對不會善罷甘休,可問題是,這件事哪有這么簡單啊!

要知道昨日大魏天子趙元偲說得清清楚楚,八皇子趙弘潤身具奇才,但性情頑劣,應當嚴加管教。

天子都決定嚴加管教了,他們這些做臣子的,哪敢在這種時候公然唱反調?

『如今之計,就唯有小心從事了,免得著了這位殿下的道。』

打定主意,藺玉陽不再理會趙弘潤在他身邊轉悠,他覺得,只要提高警惕,這位八殿下的刁難還是可以克服的。

『嚯!這是明擺著不打算幫忙了?』

見藺玉陽不再理睬自己,趙弘潤心下明了,邪邪一笑,索性搬了一把凳子來坐在藺玉陽身邊,一邊瞅著他審批章折,一邊給他“出謀劃策”。

“藺大人的字跡甚是好啊,金鉤銀劃,別有格局……”

“誒?藺大人,您寫的這字它念啥啊?”

“寫錯了寫錯了,藺大人這個字怎么能這么寫呢?哦,好像是本殿下弄錯了,您繼續……”

整整半柱香的工夫,藺玉陽被騷擾地痛不欲生,起身拜道:“殿下,殿下,您就饒了微臣吧,您看這,好幾摞的章折等著審批呢,殿下若再為難微臣,萬一御史參微臣一個尸位素餐之罪,殿下于心何忍啊!”

“那你幫是不幫啊?”趙弘潤笑嘻嘻地問道。

藺玉陽張口結舌,半響后心中微微一動,壓低聲音說道:“殿下,這件事單微臣一人說了不算……”

說著,他似有深意地轉頭看了一眼何相敘與虞子啟,氣地那兩位中書大臣心中暗罵,這藺玉陽真不是個東西。

“明白了,明白了。”趙弘潤和藹地點了點頭,搬著凳子坐到中書右丞虞子啟身旁。

結果還沒等他說話,虞子啟連忙壓低聲音說道:“殿下,微臣一直是站在您這邊的。”

“誒?”不提藺玉陽驚愕地瞪大了眼睛,就連趙弘潤都有些意外。

“唔……那虞大人繼續工作,本殿就不打攪了。”趙弘潤心滿意足地離開了。

『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!彼此彼此而已!』

『你有資格說我?這件事,我起初就是站在八殿下這邊的。』

藺玉陽與虞子啟眼神交匯,仿佛無聲辯爭著什么。

而此時,趙弘潤已搬著凳子笑瞇瞇地坐到了中書令何相敘身邊,嚇得何相敘一顆心都提了起來,心說老臣我已年過六旬,要是您在老臣耳邊咋呼一聲,老臣非嚇得昏死過去不可。

但出乎意料的是,趙弘潤并沒有嚇唬何相敘,可能他也是顧忌這位中書令大人年勢已高,經不起驚嚇,他選擇又另外一種懷柔的手段給何相敘制造麻煩。

“老大人,您肩酸不酸啊?本殿給您捏一捏……”

“咦?老大人的氣色看起來不怎么樣啊……”

“哎呀,老大人怎么把本殿下說的話寫到章折上了?”

“……”何相敘欲哭無淚。

要知道本來他就年高六旬,這記憶力早就退化了,遠不如藺玉陽,這不,聽著趙弘潤在旁叨叨絮絮,他竟是一時不察,將此子的話寫到了章折上。

要知道,這章折最后還得送還給六部的啊,這要是被人發現上面寫了一段不明所以的話,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?

就在這時,垂拱殿外傳來了大太監童憲尖著嗓子的聲音。

“陛下駕到!”

那一刻,中書令何相敘老淚縱橫。

『陛下呀,您可是總算來了!』

小說《大魏宮廷》 第十一章:搗亂垂拱殿 試讀結束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金融投资工具是什么